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四份养老保险方案上交人社部已签订保密协议

2019-01-24 18:28:01

四份养老保险方案上交人社部 已签订保密协议

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研讨会今日召开

4份养老保险方案受评 清华方案不在列

备受瞩目的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研讨会将于今明两日召开,就已初步成型的多个设计方案进行讨论和评议。

一位受托制定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方案的社保学者对《第一财经》透露,此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四家受人社部委托,分头制定了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方案并已上交人社部。

“这次是四家受人社部委托的机构就各家方案进行评议,现在说哪一种解决方案都还为时过早,因为我们不知道主管部门会选定哪一家的方案。”上述社保学者称。

已签保密协议

“我们各家是平行的,各做各的,具体将来怎么办,是选某一家还是各取所长,到时候统一评议后由主管部门定。”这位学者表示。

此前将改革设计方案向社会公布并引起极大反响的清华大学并不在被委托的四家之列。上述学者介绍,被委托的四家机构全都跟人社部签订了保密协议,所以不会轻易透露方案的具体内容。

而与清华大学的高调相比,四家被委托机构的确相当低调。多次致电人民大学、中国社科院的相关负责人,均被谢绝采访。

清华大学8月在《第一财经》上全文公布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之后引起民众热烈讨论,其中关于延迟领取养老金的设计更被误读为延迟退休并招致许多批评。

上述学者告诉,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牵涉全民利益,内容错综复杂,相关部门非常审慎,不愿意提前走漏风声令自己被动,因此强调了保密原则。

“从程序上说会一步步走,先通过深入讨论形成一个比较合适的方案,可能也会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但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这位学者说。

尽管如此,即将面临评议的四套方案并没有想象中神秘。这位学者表示,自己带领团队所做的方案就是在过去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炼发展的,有些观点已经向媒体阐述。

聚焦难点

当前养老保险制度中存在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方案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而首要的难点是现行养老保险制度的碎片化,由此导致的各群体待遇不公问题。尤其是1000万名公务员和3000多万名事业单位人员不承担缴费义务却领取相对高额的退休金,已经引起社会的广泛不满。

上述学者表示,碎片化的问题迟早要解决,现在要进行顶层设计,必须直接针对这一块,如果把问题推给未来,只会越来越麻烦,而且会错失改革时机。

但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养老保险制度与城镇职工并轨难度非常大。从2008年开始,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五省市先期开展事业单位试点。试点范围很小,只是事业单位第二大类中第二小类,尽管如此,试点五年来进展甚微,被社保学者认为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尽管难度很大,但从各方信息来看,并轨已成定局,需要最后确定的是公务员与事业单位人员同时并轨,还是采取先事业单位人员后公务员的渐进做法。近日有媒体报道,有方案设计先将事业单位人员与企业职工的养老保险并轨。据了解,四套设计方案中确实已有相关内容,具体定夺还要看评议之后主管部门的选择。

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可能是另一个焦点。截至2012年底,社保五项基金的滚存结余已达到3.57万亿元。如此巨额基金,却因为投资体制过于保守,年均收益率低于通货膨胀率,损失巨大。有关部门一度启动养老基金投资体制改革并形成了改革方案,却被搁置至今。据媒体报道,此次进行的顶层设计将在这一领域破冰,最终确定切实可行、有利于保值增值的养老基金投资运行体制。

对于这种说法,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保学者李珍认为,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只是个技术层面的问题,不应该是顶层设计的要点。顶层设计真正要解决的是中国现行养老保险制度的不可持续性。

推倒重来还是修补漏洞

外界对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方案猜测颇多,其中一个是,这次顶层设计对现行体制到底是推倒重来还是修补漏洞?

此前曾有人社部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学者们考虑较多的是如何让制度更加健康和完美,甚至会提出“推倒重来”的方案,但作为主管部门则会更多考虑如何让制度具有可衔接性。制度设计上也会更加倾向于选择能够平稳过渡的方案。

上述社保学者表示,既然是顶层设计,就必须有大的突破和进步,如果只是小打小敲,就失去了顶层设计的意义。但制定改革设计方案的目的是为了落实,如果过于理想化而脱离实际,难以落实,也失去了顶层设计的意义。因此,需要很高的智慧进行政策决断。

“总理说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推进改革,在社保体系建设上尤其如此。从中国老龄化的速度来看,中国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在这个节点把改革有效地进行下去,否则将来问题会更大。”这位学者说。

在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曾经表示,社会保险方面的制度漏洞太多,如果不把这些制度的漏洞堵上,提供一些有约束、有激励的机制安排,给多少钱也会吃光。

上述学者表示,最终形成的方案有可能是在机构制订方案之上进行综合平衡的方案,“不是小打小敲,应该算是一个大手术”。

养老金困局:

我国老年人口今年将破2亿 未富先老等矛盾突出

中国式养老多重困局待解:人多钱紧资源少

广州天价养老院月租8千 入住者多为退休教师公务员

北京公办养老院单间每月2250元 入住要等100年

消息称养老金顶层设计方案已成型:

多部委将内部讨论养老体系改革顶层设计方案

人保部门纳策:延长缴费或将替代延迟退休方案

备受争议的延迟退休:

人民四问延迟退休:养老金是不是马上发不出来了

延领养老金被指偷换概念:退休后先喝五年西北风

改革成了耍流氓?

迟领退休金的如期退休就是耍流氓

广州养老地产项目调查:养老是噱头卖房才是本质

相关评论:

社科院专家:为什么得罪全国老百姓 非要搞延迟退休

媒体:啃下公务员这块硬骨头 养老改革才能成功

专家称以房养老房屋产权期限可调为500年或永久

延伸:养老金入市难题

吴晓求:养老金不能入市是过时观念

(:DF010)

中国式养老多重困局待解:人多钱紧资源少

今天是重阳节,也是中国首个法定意义上的老人节,有关养老的话题备受关注。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日益加剧的情境下,“中国式养老”面临诸多困局:家庭养老功能弱化、机构养老服务供给紧张,养老金面临缺口及保值升值难题……如何破解种种困境,真正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已成为当今中国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老年人口基数庞大 家庭养老功能弱化

“中国老年人口基数庞大,增长速度快,老龄化程度正日益加深,养老问题也日益凸显。”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李迎生在接受中新采访时表示。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当前,中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2012年底中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94亿,2020年将达到2.43亿,2025年将突破3亿。

“中国的老龄化进程可谓形势逼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对中新说,计划生育政策加上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使得中国的“留守老人”、“空巢老人”大大增加。根据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显示,中国的空巢老年人口数量2013年将突破1亿人大关。

唐钧指出,中国正遭遇“4—2—1”的家庭赡养困局。当两个独生子女组成的家庭要承担4个甚至更多老人的养老时,无论在经济还是精力上,都是“难以承受之重”。在房价、儿女抚养费用不断上涨以及就业竞争等社会经济压力下,家庭养老功能大大弱化,“养儿防老”的传统养老模式正受到冲击。

李迎生告诉,家庭养老功能弱化主要表现在家庭照料上,受时间、精力、金钱所限,照顾父母令相当一部分人群有心无力。现在很多“独一代”不仅无法“养老”,甚至要“啃老”,有些老人甚至无奈地调侃:“养儿防老”现在成了“养老防儿”了。

机构养老服务供给紧张 面临“十年等一床”窘境

多位专家对中新表示,在家庭养老功能面临弱化的同时,机构养老服务也面临着供需矛盾紧张,养老机构数量不足,设备缺乏,服务水平不高等问题。

唐钧指出,目前中国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而养老服务体系滞后于养老服务需求,这正是所谓的“未备先老”。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与社会建设研究室主任钟君也告诉中新,目前养老服务资源并不充足,敬老院、老年公寓等养老服务设施远远满足不了现在的需求。

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与中国近2亿老年人口相比,截至2012年底,中国4.4万个各类老年服务机构所拥有的床位仅为416.5万张,供需矛盾可见一斑。

李迎生指出,现在面临的困境是,公办养老院由于有国家补贴,设施条件好,费用低,大家都想去,但是很难进,甚至出现了“十年等一床”的情况,而私立养老院条件比较好,但价钱太高,只有一小部分人能承担得起。

唐钧表示,现实情况是,公办养老院住得满,而民办养老院空床率比较高。对民办养老院,目前政府虽然也会给一点补贴,但数额很有限。所以,民办养老院只能走市场的路子,成本比较高,收费也比较高,所以就住不满,空床率比较高。

养老金制度碎片化 面临缺口和保值升值难题

除了老年人口多、养老资源少,“钱紧”也是中国应对老龄化的瓶颈之一。李迎生表示,当前中国面临着“未富先老”的挑战,随着老年人口越来越多,未来养老金出现缺口的可能性比较大。

事实上,近一段时间,关于中国养老金缺口、空帐等问题频繁引发各界担忧。虽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末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23941亿元,但舆论仍普遍担心,随着老年人口的迅速增加,未来养老金会出现缺口。

中国社科院2012年底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显示,2011年,中国有14个省(直辖市)养老基金收不抵支。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督司司长陈良今年6月24日在一次研讨会上曾表示,中国人口老龄化来势迅猛,未来基本养老保险支付面临巨大压力。

除了可能出现的缺口问题,养老金的保值增值问题也值得忧虑。陈良指出,偏窄投资渠道让现有的养老金面临贬值风险。按照现行政策规定,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只能存入银行和购买国债,由于投资渠道偏窄,在物价不断上涨的情形下,基金实际上处于贬值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围绕着养老金问题,长期存在的养老金双轨制一直饱受诟病。李迎生指出,养老金双轨制下不同人群养老金待遇差别悬殊,由此导致的不公平问题日益引起民众不满,养老金并轨势在必行。但钟君对表示,短期内仍看不到养老金并轨政策出台的可能性。

完善养老顶层设计 实现“老有所养”亟待破题

面对“人多、钱紧、资源少”的困境,“中国式养老”该何去何从?今年8月16日,国务院提出要在政府“保基本、兜底线”的基础上,发挥市场活力,推动社会力量成为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主角”。

9月13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同时还提出,要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也就是近期引起热议的“以房养老”试点。

唐钧认为,从整体来讲,养老问题需要一个合理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以房养老”是一种解决养老问题的有益探索,但这是一个小众的政策,考虑到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和国情,这并不适合大多数人。未来在养老社会服务方面,政府要更多的收入,让老人的需求变成有支付能力的有效需求。

钟君则表示,养老制度顶层设计要能够充分发动社会力量,当政府提供不了足够的资源时就要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养老公共服务来解决问题。同时要放开对社会性养老机构的管制,对于社会性养老机构的建立给予更多鼓励和政策优惠。

钟君建议,要在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之间打开一个通道,可以考虑大力发展非盈利性质的养老服务机构,例如可以在社区设立日间照料所,通过老人自己出点钱,政府给予一定补贴的方式维持机构基本运营,为老人提供吃饭、医疗等基本生活照料。这样既能减少机构养老的压力,又能排解老人情感缺失的寂寞。此外,钟君指出,还要加强对养老金的监管,拓宽基金投资渠道,以实现养老金的保值增值。(中国)

(:DF010)

北京公办养老院单间每月2250元 入住要等100年

公办明星养老院单间仅2250元同样价格在民办养老院住不上一张床

价格畸形致入住明星养老院要等100年

观察动机:北京最火养老院,竟要排100年!经过走访调查发现,这个夸张的数字反映的是养老市场资源配置的畸形。少数国家重点扶持的明星养老院质优价廉,一个单间的入住价格仅2250元,在近郊区一般的养老院连一个床位都不够。而如果要享受优质的服务,则需要入住价格高昂的私立养老院。养老院价格的畸形,也折射着不同阶层老人晚年生活的巨大落差。

探访

明星养老院:单间仅2250元排队平均要等100年

“两周报名的人就把一年的空床住满了,等着吧。”来到被称为排队需要100年的养老院——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在登记本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名字。工作人员告诉,老人想入住,需要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前来登记,然后回家等通知。因为现在已经有1万多人进行了登记,而这个数据还在以每天几个人到十几个人不等的速度增长着。工作人员介绍,每年能腾出来可供新人入住的床位不足100张,“两周报名的人就把一年的空床住满了”。算下来,真要等100年。

神话一般的第一福利院还不止这些,作为首都养老服务机构的窗口单位,一福先后接待过多位高层领导和外宾。当年,温家宝总理等领导人曾到院考察。今年全国两会前夕,外交部司、市政府外办联合举办“两会前瞻”境外集体采访活动。来自路透社等22家驻京境外媒体的35名境外走进一福,采访了解北京市的养老服务情况。

这座明星养老院到底为何让人趋之若鹜?地理位置上,一福地处北三环和四环之间的朝阳区华严北里闹市之间,紧邻地铁站和多条公交线路站牌,便于老人家属探望。内部构造上,这里设有颐养区、生活照料区、养护区和医疗区,所提供的服务内容非常多,从打扫房间更换床单等个人生活照料服务,到定期测量体温血压等护理服务,老人所需的代购、洗涤,休闲娱乐活动甚至财务托管服务也一应俱全。更重要的是,这里除了养老院的功能,实际还是一座老年病医院。作为卫生部审定的二级甲等医院,入住的老人们不用出门,在这里看病就可以报销。而每个科区也配备了专业医护人员。今年初,北京120急救络北京第一福利院急救站正式运转,这在市属福利院里也是首家,一辆急救车和两组急救人员进驻该院,给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增加了一层保险.

这样优质的资源,匹配的确是相当低廉的收费。福利院工作人员说,一个朝向北20多平米并且包含卫生间的两人间,最便宜的一档,每个人每月只需要交1200元,一个单间则需要每月交2250元,除了入住床位押金1万元、首次入住安置费500元,以及冬季取暖费每天需要交9块钱,“基本不需要其他费用”。这在寸土寸金的三四环之间,这样的价格可能连租房都不够。

一般民办养老院:2300元仅能住无卫生间的床位

前天下午,北青报来到位于丰台区南苑附近的一所养老院。这是所民办非企业的养老机构,始建于2000年,现有床位115张。与第一福利院煊赫相比,这所养老院的大门被停在院内的汽车挡住,不注意很容易忽略。北青报在养老院看到,平房分前后两片,中间由一个水泥院子隔着,水泥地面并不平整,院内堆着杂物,没有任何娱乐器材。房间都是简单的平房装修,略微粉刷的墙壁和水泥地面,屋里配置也很简单,一张铁架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机、墙上挂着一个摇头的电扇,床头并没有呼叫器之类的设备。养老院负责提供褥子,床单、被子则由家人提供,养老院老人床上的被子大多显得有点脏。

虽然位置偏僻且设施简陋,但北青报咨询时,院方告知说,现在院内空床位所剩不多,男女各剩带卫生间双人间空床位一张,不带卫生间的双人间空床位也只有几张空着,12个单人间则全部住满。北青报了解到,养老院内最贵的单人间是每月3500元,最便宜的不带卫生间的双人间床位也要每月2300元。

北青报探访看到,这里卫生间都很小,门仅一人多宽,里面有淋浴喷头、洗脸池和坐便器,但并没有什么扶手或防滑措施之类。院长介绍说,冬季一般一个星期给老人洗一次澡,在夏季可以根据意愿多洗几次。在这里,一般一个护工负责7个老人,由于没有呼叫器,老人发生状况,只能凭借护工发现。

北青报在养老院内探访时看到,一位不能自理的老人右手胳膊被用布条绑在床头的栏杆上。护工介绍说,因为老人经常用手抓自己的粪便,所以不得不用布条绑住,在被绑住的右手里,老人握着一个奶瓶,里面装着三分之一的橙黄色的饮料,口渴时可自己喝。在老人的房间里,电视一直开着,老人平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听着。而在另一个房间,一位老人跷着腿躺在床上发呆,旁边搁着尿壶。

高端养老院:豪华服务每月高达近万元

如果去物美价廉的公办养老院排队,肯定是排不上的,如果又看不上一般的私营养老院,老人们还有一个选择——高端养老院。

北京爱暮家养老院是北京少有的高端养老院,定位于“私人会所式”的养老院,瞄准人群为退休老干部、海外人士或成功人士的父母。在北京市民政局民政黄页上,该养老院登记的收费标准为3300元至7000元。昨日,北青报以家属身份咨询得知,在爱暮家一间位于阳面的30平方米的标准间,长期入住的收费标准为每月6000至7000元,此外还需交纳几万元的押金,本市户籍交纳押金4万元。

爱暮家养老院位于香山脚下,紧挨着植物园、碧云寺和卧佛寺。北青报昨天下午探访看到,爱暮家养老院由三栋三层小楼组成,外观一律是黄色,从院内可以看见香山的主峰,楼内的前台接待大厅,宽敞开阔,跟星级酒店的大堂差不多。各栋楼前后均被绿地包围,设计有景观绿植,一楼的房间还配有小花园。

据爱暮家工作人员介绍,目前爱暮家养老院提供普通间、花园房、家庭房、子女房等各类房间,普通间就是30平方米的标准间,里面的配套设施跟酒店差不多。家庭房多是一室一厅的规格,供老夫妻居住,内有厨房、卫生间,屋内家具均为实木家具,并具浓厚的设计风格,卫生间内有防滑设施,马桶则都是全自动的。其中,豪华套间仅房费每月就需7500元,此外还有每月600元服务费和两人1600元的伙食费,共计9700元。

另外,北青报注意到,养老院内各楼层和楼道以及公共区域都安装了方便老人的扶手,另外台阶边沿安装了防滑条,楼梯的台阶则使用防滑材料。

北青报咨询时获知,老人如入住爱暮家养老院,需提前进行健康登记,入住后院内有医务室,一个医生和三个护士每天为老人量血压,另外还有不定期的健康养生讲座。院内老人根据自己的兴趣成立了艺术团、合唱团和读报沙龙等兴趣小组,有阅览室可以看书,每周还能看次电影。每周二,会有一辆可乘5人的通勤车,载老人前往附近的316医院看病。为方便照顾老人的特殊情况,每个房间内都有一个呼叫器

四份养老保险方案上交人社部已签订保密协议

爱暮家目前入住的老人多为能够自理的老人,不能自理的老人需另外支付护理费。养老院内现有从一级到五级的护理员,一级最高为完全护理,每月4500元。不过,据北青报了解,目前该养老院内的失能老人多自带保姆入住,全职保姆的吃住由老人子女负担,但每个月仍需向养老院多交300元的服务费。

探因

建设成本不均导致价格畸形

对于第一福利院这样受到追捧的明星养老院,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认为主要是价格畸形造成的,其收费情况并不是成本的真实反映,这里服务好,目前的收费标准,会让老人觉得物美价廉,在进行比较时倾向于选择这里。但提高价格,又会让老人不满。

了解到,一般养老院特别是民办养老院从拿地到建设都需要成本,高昂的城市地价和建设成本最后还是会由入住的老人承担,因此收费会较高。而一些政府公办的养老院节约了拿地和建设等方面的成本,加之收到的补助等因素,养老院自身资金压力较小,老人入住的花费肯定便宜。这种天然的不平衡,造成了明星养老院一房难求,而民办养老院却价高服务水平低。

在不久前举行的发布会上,李红兵表示,本市养老机构存在着发展不均衡的情况,目前本市的7.6万张床位中,其中2万多张床位属于乡镇办敬老院。今年民政部门正在开展对这些处在郊区乡镇的敬老院调研工作。本市已经明确提出,今年起新建的养老机构都要实现公办民营,大部分乡镇办的养老院,也将实现这种方式经营,以提高床位利用率。

北京市副市长戴均良日前也表示,一些公立养老院可以采取公建民办、引入市场机制等等,使养老机构的服务更好。

专家

应公开入住人信息防特权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副所长姜向群教授表示,有的公办养老院有政府投入,基础好,硬件好,资金充裕,提供的服务质量较高,很多老人愿意入住。政府应该加大对民办养老院的补助和支持,还需要下放权力,将养老院更多地交给社会力量来运营,进一步降低社会力量进入养老院的门槛。通过引入社会力量,来提高养老院整体经济实力,让更多的养老院有资金来提供更符合老人要求的服务。

对于仅有的几个质优价廉的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的情况,姜向群认为,优质资源肯定会引起竞争,有些人认为这些资源需要托关系的顾虑也正常,可以让申请入住养老院的个人情况更加公开,更加透明,并且加大对此的监督,消除一部分人的质疑,不让优质养老资源成为滋生特权和腐败的温床。

不同类型养老院对比

类型大致价位设施状况服务公办公营养老院一单间每月2200余元中央空调、24小时用水、吸氧系统、紧急呼叫设施是一座老年病医院,不出门看病可报销一般民营养老院双人间一床位每月2300余元无空调、无卫生间、无装修、无娱乐设施无呼叫器、一星期洗一次澡高端民营养老院标准间每月7000元左右,若不能自理另加护理费或保姆费花园式建筑,设施类似酒店,均为实木家具设有呼叫器、通勤车、医务室、健康讲座、文娱活动等。(北京青年报)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