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海鑫没落被指早有伏笔李兆会热衷资本拖累发

2019-02-03 00:35:11

海鑫没落被指早有伏笔:李兆会热衷资本拖累发展

“宝钢刚刚到海鑫挖人,这批已经招走了30多个。”在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集团”)厂区外,一位该公司的员工表示。

海鑫困境:凸现中国家族传承谜题

“宝钢刚刚到海鑫挖人,这批已经招走了30多个。”在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集团”)厂区外,一位该公司的员工表示。

由于海鑫集团的上万名员工基本都来自山西运城下属的闻喜县,被宝钢招走就意味着可能要背井离乡。

但这样的境况至少好于当前。作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企业,甚至坐过国内最大民营钢铁企业的宝座,资产超过130亿元,海鑫钢铁也曾一度辉煌;但是在4月29日这天,庞大的厂区内工人屈指可数,6座高炉都没有使用的迹象,除了看守厂房的若干工人以外,只有几个职工嘻嘻哈哈地玩着陀螺。

伴随着落日的余晖,家族的决策和接班人的管理方式在这家昔日钢铁巨人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曾经的钢铁巨人

不管是从生产前台来看,还是从员工“后台”来看,海鑫钢铁的没落早就有了伏笔。

在海鑫集团厂区内,生锈的高炉和厂房随处可见;工地上留着一堆堆钢筋,可以看到上面的生产标签,生产日期是2014年3月19日,可见这座钢厂尽管刚刚停产不久,但也一度荒废。

厂区内一位干部表示,该集团从3月20日正式停止生产,在各方磋商下,预计于6月1日到10日之间复工,5月份开始进原料。

但当地一位了解该企业的人士却表示“复工也有来自政府的原因”。“上万人的企业倒不得,况且企业的股份情况也是个谜,可能不宜最后被破产。”

据闻喜县的一位官员介绍,就在4月17日,运城市的领导和闻喜县县委书记来到海鑫集团,很少在自己老家露面的现海鑫集团董事长、已故海鑫集团董事长李海仓之子李兆会也在座陪同,双方谈论的问题涉及海鑫集团资金问题以及复工问题。

目前闻喜县专门成立了针对海鑫集团复产的工作组,其中包括运城市驻闻喜县工矿办的领导,是运城市派下来的正处级干部。4月29日,《中国经营报》试图对其进行采访,但工作人员表示,他很可能又到海鑫集团磋商去了。

而磋商的结果很可能是继续维持企业的开工,该企业一位工人就表示,“即便开工,也只是开一个高炉,这样好对外交代,企业仍在运行。”

据这位工人介绍,现在开一座高炉就需要维修资金2000万元以上,加上原料费用,总共一座高炉的运行成本可能需要2亿元。而3月20日这座钢厂之所以最终停产,就是因为“原料用光了”。

而不管是从生产前台来看,还是从员工“后台”来看,海鑫钢铁的没落早就有了伏笔。

据了解,企业的一些中层、基层干部早在2013年就已经大量跳槽了,目前厂区剩下最多的是普通工人。“工厂人最多的时候大约有1.3万人,现在大概还有1万人吧。”上述工人介绍。

“工人们不愿意走的原因除了希望在当地工作以外,重要的海鑫还拖欠着工人工资。”一位工人介绍,海鑫集团至少拖欠了工人三个月工资。据了解,现在熟练工种炉前工月工资4600元,车间主任工资6000到7000元,厂长工资则超过1万元。

“现在一些车间都是24小时一班,因此工人可以回去打麻将,但有时主任要查岗,那就乱了,”这位工人说,“有人立马往厂里赶,有的人急忙打叫工友代签。”

有媒体称,海鑫集团欠下银行债务30多亿元逾期不还。即便通过闻喜县宣传部协调,海鑫集团仍拒绝接受采访,因此无从得知该集团确实的欠贷金额。不过,根据当地一位民生银行人士透露,海鑫集团目前仅在民生银行北京总部就借贷19亿元。

据李海仓家乡闻喜县川口村村民介绍,海鑫集团以每年每亩1000元的价格租用了川口村等周围几个村的土地数千亩,这也要耗去海鑫集团几百万元的支出。

与此同时,“海鑫集团需要脱硫改造,该项目到6月份必须完成,否则不可能通过环评,即便现在停产也在改造中,”当地一位官员表示,改造费用需要3亿元。

家族选择

当地一位钢铁行业人士指出,虽然目前钢企难干,但是“只有干不好的企业,没有干不好的行业”,海鑫遭遇的困局更大程度上还是来自于内部。

海鑫欠贷停产的风波不乏有行业的大背景,根据中钢协的数据,2014年第一季度钢铁行业遭遇到2000年以来最差的境况,该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一季度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累计亏损面45.45%,同比增加14.77个百分点。

但是当地一位钢铁行业人士指出,虽然目前钢企难干,但是“只有干不好的企业,没有干不好的行业”,海鑫遭遇的困局更大程度上还是来自于内部。

2003年1月,海鑫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海仓意外被杀,让这家集团陷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如何把握、谁来把握这家钢铁集团的未来成了李氏家族面临的重大决策。

据说,李海仓的父亲李春元在自己家里先后召开了三次家庭会议。参加家庭会的有李海仓的父母、妻子和儿子,还有李海仓的两个哥哥和三个弟弟。李氏6个兄弟中除了李海仓才能突出以外,五弟李天虎的呼声最高,六弟李文杰也有不错的学历背景。最终李春元决定,把李海仓的儿子李兆会扶到台前。

当时的李兆会只有22岁,尚没有完成海外学业,将如此巨大的家族业务交给这样一位未经社会和商场历练的年轻人,海鑫集团的选择备受关注。

根据李春元当时的决定,李兆会成为海鑫集团的新掌门人。李海仓的得力干将——总经理李天虎、常务副董事长辛存海继续保留职务,辅佐李兆会。

但是很快,李兆会和李天虎就“分手”了,这在企业内也被看做海归派与土生土长的经验派之间的摩擦,后者分得一家水泥厂之后离开海鑫集团;辛存海和另一位元老也相继离开,而后,李兆会曾一度任用六叔李文杰,但是目前集团人士称,已经很久没有在闻喜的炼钢基地里见到此人了。

一位海鑫集团的人士称,李兆会热衷于金融期货,一年里基本不来钢厂,钢厂的业务由此每况愈下。李兆会在钢铁业务上大致可以总结为两个词“不懂”“不关心”。

当地一位人士也指出,正因为李兆会对钢铁业务没有继续投资,导致李海仓去世之后海鑫的高炉一座都没有增加,错失了在钢铁产业高潮时大发展的机遇。

有分析认为,李兆会对资本的热衷甚至拖累了海鑫的发展,当地一位政府官员也表示,在李文杰管理钢厂期间,曾经一度状况不错,但由于李兆会在金融、期货业务上用钱,抽走了大量资金,最终钢厂因缺乏发展资金而难以为继。

在钢铁行业走势低迷的情况下,为了扭转困局,海鑫集团也曾想到过招聘职业经理人来改善企业经营。企业一位职工回忆,2013年公司曾聘请了一位年薪百万元的经理人负责管理,但是在实际工作中处处掣肘,最终“也干不长”。

据一位当地人士介绍,老爷子李春元为停产曾召开过家族会议,要求李家兄弟各自出一亿元资金先垫上,帮助企业运营。李家四兄弟——除老三李海仓和老大去世之外——加上老爷子大约可凑5亿元资金,李家的实力仍可见一斑。

留下的和离开的

留下的困难重重,而离开的则风生水起。

在闻喜县东镇,海鑫集团拥有巨大的厂区,沿着这家钢企巨头围墙外的公路,路标从8328一直延续到8352,仅一侧的厂房就达到2.4公里。

“要知道以前这条公路上排满了进出海鑫集团的大型卡车,长达数公里,公路两侧生意兴隆,饭馆餐饮业由此而生,光是给载重卡车补胎的小贩一天就可以收入上千元,”当地一位给海鑫集团做配套服务的企业主说,“路边的麦地全是尘土。”

但如今的海鑫集团与李海仓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现在这条马路冷冷清清,路边麦田郁郁葱葱。“李兆会太年轻,他还不知道怎么去管理一家企业,和他的父亲简直没法比。”这位企业主说

海鑫没落被指早有伏笔李兆会热衷资本拖累发

对于李兆会来说,资本市场似乎更是他的兴趣所在,其在资本市场的运作主要以山西海鑫实业为平台。

2004年11月,海鑫旗下的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5.9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这是李兆会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投资,海鑫实业在2007上半年的股市高点,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然而据一位海鑫内部人士透露,收购民生股份的功劳主要不在李兆会,而是其父李海仓的决策。除此之外,李兆会的其他投资均乏善可陈。

留下的困难重重,而离开的则风生水起。

据了解,李天虎比李兆会大20多岁,是华北电力大学毕业生,最早分配在长治电力设计院, 1992年,海鑫要建变电站,李海仓找运城设计院要求半个月拿出图纸,可对方却提出要用三个月;结果李天虎拉了几个同事帮忙,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就把七十多张图纸交给了三哥,几千块钱就帮李海仓解决了大问题;由此得到了后者的重视进入海鑫,从底层的职位工段长干起,一直到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最后才当上海鑫集团总经理。

如今,李天虎所经营的海天水泥已经成为晋南最大的水泥厂,并在2007年与冀东水泥达成合资协议,双方总投资4.5亿元成立冀东海天水泥闻喜有限公司,李天虎在其中占股40%。该公司一位高层人士表示,李天虎工作实干,从不虚夸。

此外,李天虎还成功进入了闻喜县和运城的房地产业,并投资建造了闻喜唯一的四星级酒店。“也是围绕着水泥的主业,拓展下游的产业链,”海天集团这位高层人士说,“现在,这一产业也很成功。李天虎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对企业什么项目可做什么项目不可做心里非常清楚,对发展方向把握非常成功。”

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天虎无奈离开时,为海鑫集团的前途甚为担忧。李兆会2005年、200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他明白自己有两个:一、照顾母亲、妹妹;二、决不能让父亲的海鑫集团在自己手中败落,否则无颜面对九泉下的父亲。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